目前分類:高年級寫作教學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一堂特別的寫作課 

看著圖片,你或許會想,這不是寫作課嗎?他們在做些什麼呀?要知道,這可不是一般的寫作課,而是名叫「吉馬克氏教學」的寫作課呢!

吉馬克氏方案教學首重資料蒐集和整理的能力,藉由蒐集整合來的寫作素材,或以精簡大意式說明,或者延伸擴寫增添情境與畫面感,幫助學生們習得潤飾文字與使用修辭句法的能力,以其了解寫作的過程和目的。否則,未能有足夠的素材便急就章的下筆,那真是件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呀!許多孩子們抓著腦殼,一臉苦瓜,對著師長們直搖頭。不是不想做,是不知如何做才好哪!

這一回可有趣了。主題為「典藏童年」,將孩子們的焦點回歸自己,從生活事、個人事出發。環繞著家人和過往的細瑣經驗、曾經共有的小故事們,一件件從回憶中抽絲剝繭,被精緻了、潤飾了的文字,如一幅幅的畫作展現眼前。也加上美術編輯方式,等於幫自己做了本小小的自傳。多麼地耀眼、又多麼自豪啊!

典藏童年照片_3609

 

材料:

A3牛皮紙 10~15張
A3牛皮1.5CM厚紙板 2張
經典美術紙四開 1張(封皮用)
雙面膠數捲
其他美術材料(色筆、色紙、彩帶等)  

典藏童年照片_3327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本篇文章同步刊登於培根一一一期秋季刊電子報。〈2015年9月出刊〉     

ebac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童年地圖--記敘文寫作外一章

腳步不能到達的地方,眼光可以到達;
眼光不能到達的地方,精神可以飛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
雨果

    春季班的六年級同學,開始練習停下向前奔馳的腳步,回頭看看曾經經歷過的往昔。『凡走過,必留下痕跡』,沉浸在大人們認為的快樂時光、孩子們口中日復一日補習考試生活裡,「我還真想不起昨天之前到底發生過什麼事?」「都是些沒什麼了不起的事嘛!」同學們眾口一心的回應著。

    的確,有記憶以來直到小學六年級,十二年的歲月說長不長,說短也不太短。除了上幼稚園之前的模糊記憶,正式上小學之後,可以說嘴的,大概就是一樣又一樣,一堂又一堂的課後安親、才藝輔導吧?然而除非必要,怎會有人沾沾自喜的和同學們比較著「啊!我從小到大學過15種才藝耶!有心算、速讀、游泳、鋼琴、書法、作文、跳舞、相聲……。」所以說,排除掉學校課程、補習安親,剩下的時間裡,我們的回憶還有多少?

既然童年像幅地圖,那麼我們從特定的地點是否可以看見軌跡?(例一)

    範圍縮小至校園裡,我們將學校的簡圖畫下來。生活了六個年頭的學校環境,有的人說「我連閉著眼睛都走得到教室……」說的好,讓我們描繪一下,學校裡到底有些什麼?磚紅色的大門、綠色長廊、轉個彎,兩旁是老師們休息辦公的所在地。前庭有個蓮花池,再過去一些是個像八腳大蜘蛛的爬架子。合作社在走廊的盡頭,旁邊還有保健室和美術教室。最喜歡的體育館座立在大榕樹旁,後面是個鋪著PU跑道的專業大操場……。

    記憶回來了,從畫下地圖的那一刻。

    昱傑看著自己畫的學校大門,回憶起最初入學的那一刻。「記憶中第一天上課,在教室裡照著老師的話拿東西、收東西,上課開始後我卻一直發呆,不知道要做什麼?…… 回到家,媽媽問我今天做了些什麼?我說不知道。我以為媽媽會生氣,結果媽媽居然和氣的說,你要好好注意老師說什麼才好。……直到一個禮拜後,我才進入狀況。」『發呆是童年的開始』故事寫完時,昱傑為自己的這段回憶下了註腳。

    行謙的地圖裡有座漂亮的蹺蹺板。「當我還小時和朋友一起玩蹺蹺板,當時有人發明了新玩法 – 從一邊突然的跳下來,玩著玩,我發現自己的東西掉在下方,我請對方先不要跳並伸手下去拿,沒想到對方快速的跳了下來,將我的手壓成重傷 – 這時我學到了『並非所有人都可以相信,小心為上』這句話。」思考成熟的行謙淡淡的說著充滿哲理的話。

    站在常去的場所,記憶一層一層的翻開。同一地點,曾經和好朋友手牽手唱著小曲兒,曾經捉迷藏被蚊子叮得滿頭包,曾經玩躲避球傷了手指,曾經下雨的時候跺著腳不知如何是好……。記憶是這麼有趣的事,你不去找,以為它已經默默的離去,然而打開記憶的地圖,才發覺它依舊在回首欄杆處。

拿時間軸當做地圖的指南針,走進時光隧道裡,我們會看見什麼?(例二)

    第二週,我們持續摸索。這一回拿時間當作主軸。學校外的記憶,被生活瑣事緊縮了。紛亂的人、事、物,忙亂的情節線。我們將時間切割成一小塊一小塊的,從最早最早的記憶開始。

    嬰兒時期媽媽的笑臉,呼喚著我讓我喝奶瓶的樣子;還沒上幼稚園之前和鄰居小朋友們一起玩耍,巷子裡走來一位叔叔拉著我要我帶路,婆婆趕緊衝了出來大聲吆喝著;暑假待在爺爺的日式老宿舍裡,聞著空氣中濃厚的榻榻米和後院玉蘭花飄散的香味……。隨著時間軸往回走,腦海中的回憶成了一張張拍立得照片。氣味、聲音、人物甚至對話,從一片昏暈光影中漸漸浮現,不過時光久遠,除了主要人物景象,其餘枝節或許不復現。

    采葳記錄著六、七歲左右的自己,她說「在幼稚園的我,安靜的很容易被人遺忘。但是我還是很貪玩,尤其是和好朋友在一起。下課時是我們最快樂的時光,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我們都會拔一種小紅花,把它的絲小心的拔出來,上面就有花蜜可以吃了。但是有一天,我的肚子很痛,醫生說我得了腸胃炎,後來才知道是吃了花蜜的原因,後來我都不敢再吃了。只是… 令我疑惑的是,為什麼朋友都沒事啊?」

    宇恆這回的文字,令人驚艷。他彷彿看見腦海中那收藏在盒子裡的老照片,嘗試描述著那模糊又熟悉的影像:「奶奶是我最親密的人,小時候每當我想睡時,她總會將我揹負在背上,在家中走來走去。印象最深的是,奶奶揹我走到一個玻璃櫃旁,我的眼睛看著玻璃上的倒影,不知為什麼,那一剎那我們祖孫溫馨的身影,深深印在我的腦海中。」

    學生們認真思考著、回憶著,然後一筆一筆的刻劃下來。老師呢?老師不該只會說,老師的童年呢?是不是也可以畫著童年的地圖慢慢尋找?這回米芳老師『大手牽著小手』和同學們一起寫著童年回憶。

   「記得那是小學一年級之前的夏天,發生在我們家附近一座小公園的事。這座公園直到現在上燈入夜仍很熱鬧,許多老人在這兒泡茶聊天打哈哈。不過在我童年記憶中,那曾經是幽暗又恐怖的地方。

    顯然我讀幼稚園一兩天就撒賴不肯上學這事,讓媽媽掛在心上。既然我九月要上小學一年級,也許有人好意提醒他:『如果沒有事前教他一點東西,孩子可能無法適應學校生。』我的母親一向好強,他希望我體體面面去學校,再也不要發生糗事,所以他決心要好好教我,但我可一點也不知道媽媽的心思。洗過澡,他在我脖子撲上涼涼白白的痱子粉,用異常甜美的聲音對我說:「走,我們到公園去。」夏天的夜晚上公園很不尋常,所以印象很深。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  (全文請見《公園裡「學算數」》by米芳)

童年的地圖,喚起了多少兒時回憶?

    上回的寫作靈感,我們在部落格開了個小空間作為討論分享,這回我們也打算這麼做。你的童年有什麼令人難忘的事情呢?試著運用定點寫作或是時間軸尋找記憶線索,將腦海裡留存最讓你印象深刻的畫面,記錄下來,或許你會猛然發覺,原來你也擁有一個充滿歡樂笑聲、充滿探險驚奇的獨特童年。

分享地點:培根部落格 (http://ebacon.pixnet.net/blog

分享區名稱:寫作童年地圖

 

◎本篇文章同步發表於培根九十期夏季刊電子報。〈2010年5月10日出刊〉

ebac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寫作,使人心靈剔透

        接觸了小五寫作的同學,初見面有的看來害羞靦腆,有的惴惴不安,上過幾堂課後,他們像是跨過藩籬的火雞群來到大草原,盡情高唱。
        這天,我們談論了一篇流傳已久的勵志文章 :「一碗湯麵」。

 討論中看見學習的困難
 

        文章很長,前後五頁。敘述失怙貧困的母子三人,在除夕雪夜裡,如何在一家溫馨的拉麵店裡點了一碗湯麵。
        要將五頁的文章濃縮成兩百來字的大意,就算已有豐富的寫作經驗,這件工作對11歲的寫作者而言,依舊不輕鬆。尤其文章裡著墨於靜態描述:寫母子三人的衣著、身態面容;加上心理描述和善的老闆與老闆娘如何斟酌在不傷人自尊的情況下,悄悄的在湯麵碗裡多加了半坨麵的心意的部分也感人入深;隨著時間推近,還有第一、第二、第三部曲的連續性發展。
        對於他們而言,要捨棄哪些枝枝節節?要抓住什麼重點?這都是難以拿捏的部分,更何況我只給了他們一大頁(約兩百來字)的機會。

抓取大意的方法

        他們正靜靜閱讀,我在電子白板開了空白檔案,寫了幾個字:一碗湯麵。
        一碗湯麵有些什麼重要的訊息呢?該怎麼抓取呢?
        思考地圖裡的六種基本寫作要素:時間、地點、人物、發生的事情、為什麼發生?事件的發展過程與結局,還有事件的插曲呢!其次提出假設與推估,如果不是這樣,會是怎樣?思考技巧運用於討論「一碗湯麵」,十分精彩。
        我適時提問,同學七嘴八舌討論。
        「哥哥穿著新衣,因為是國中生了,而弟弟穿哥哥之前的舊衣服」
        「不是啦!那是第二年的,一開始兩個人都穿新的運動服。」
        聽到不同的聲音,或者相近的意見,整合後用比較精簡的文字,書寫在白板上。

 合作學習的成果

        整合而成的摘要,好像將散開的拼圖重新歸位似的。哪個是中心人物,哪些細節可以省略,事件的前因後果,還有他們的心情轉換又如何?種種訊息,逐漸清楚的呈現了。因為這些脈絡,是學生合作學習獲得的結果。
        楹嬋有很棒的開頭:「在北海道的札幌市有間北海亭,那裏有一位母親和兩個兒子的美好回憶。」
        錞珈精簡的將時間的轉變濃縮成幾句話「老闆決定幫助他們多放了半坨麵,這種事延續了一兩年,十幾年後,店裡進來了兩個年輕人與一位老婦人
        家均將重點放在母子三人不畏艱苦的精神上,「這次他們點了兩碗麵,因為哥哥努力送報,媽媽拿到公司全勤加給,付清了爸爸車禍負債,而弟弟的文章也得獎了,還要去全國比賽呢!
        芷榕思考了老闆與老闆娘的作法,她說「假如老闆沒用這樣好的態度幫助他們,他們或許會感到很丟臉也感受不到人間的溫暖與愛。」
        亮萱描寫了年輕人的成長,「十多年後再度來到北海亭,這時哥哥已拿到醫生執照,弟弟也成為銀行員,他們終於可以堂堂正正的叫三碗湯麵了。」
        定宇和宜廷的結尾特別有感觸,定宇說「看了一碗湯麵的故事,讓我感到人情的溫暖」,而宜廷則感受到「再怎麼痛苦,只要撐下去,不間斷的努力下去,終會有雨過天青的一天。」

寫大意培養歸納重要訊息的能力

        寫大意不容易。這一次課程的練習,也只能算是練習大意寫作的一次小小努力。曾經有媽媽這麼問,為什麼學了寫作這麼久,在學校連寫大意都不會?
        這是好問題。或許連孩子自己也說不明白。
        寫作初期鼓勵主觀表達,繞著自己的所見、所思、所觀察、所體驗、所想而成。我們叫它「我手,寫我口。」一切談的是自我。
        很多時候,你問學生:「爸爸在想什麼?」「媽媽為什麼生氣?」
        十次有八次半的答案是「不知道」。
        這並非說他們沒有思考能力、沒有感受力,而是說明,這個時期的孩子們,她們的注意力,範圍很小。很多時候他們連關心自己的情緒轉變都來不及,怎麼還有時間注意其他周遭變化?當然,沒那個習慣也是原因之一。
        所以說,如果他無法將自己融入書中情境,對文中人物的遭遇感同身受心有慽慽。只是數數兒,文中有五個人物,六個場景,時間一開始有這個、接下來變成那一個,然後又可預見,這樣寫出來是零散又臭又長抓不著主軸,也是亂無章法的。

        教學生寫大意,不是告訴他們答案在哪裡。而是交給他思考技巧,交給他忖度丈量的機會,告訴他方法,陪伴他練習。
        大人不要心急。你的孩子每踩一步,都往前進;每寫一篇文章,都是成長。


◎本篇文章同步發表於培根八十六期夏季刊電子報。〈2009年5月4日出刊〉 

ebac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