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學畢業後,不論馬雅、印加、金字塔或羅馬,他都走過一遍,這些事都是在「回顧過去,瞻仰未來」!而最終,他還是留在了中國那片廣闊的土地上。

       燦爛的陽光灑落在北台灣,新竹特有的涼風吹走了悶熱。午後,校園中瀰漫著懶散的氣息,他也不例外,雙手撐頰的盯著窗外搖擺的蒼翠,耳中卻一字不漏的聆聽──聆聽歷史老師一個比一個要精采的故事。彷彿世界上只剩下他和老師的聲音,彷彿那些故事都在方框外上演。其實他原先是討厭的,討厭那些要背起來的年份、事件、人名及等等等等。但事情不同了,自那個歷史老師出現的暑假。斯巴達三百壯士的逆襲、普魯士騎士和斯拉夫青年在冰湖上的糾葛、下著雨的約克鎮最後獨立出自由的美利堅、西西里園丁的侏儒兒子受挫於焚毀的莫斯科城、太平洋戰爭最終引爆了兩朵蕈狀煙霧……然而最吸引他的,仍是「秦王陵」的機關四伏。

       老師說:「歷史使人省思,而省思的同時卻是向前望,望向寬闊的未來。」那句話深深的烙印在他心底,向來喜歡聽故事的他,更是敵不過對「古墓」的好奇心。所以他在書架上看見《盜墓筆記》時驚喜的笑了,那部小說是星星之火,引燃了他對中國那片古色古香想一探究竟的想望。七星魯王宮、海底古墓、秦嶺神樹、雲頂天宮,五行八卦風水預言狠狠擄獲他的心。他一直認為,自己並非「中國人」或「台灣人」,而是──炎黃子孫。所以他毫不避諱、勇往直前,高中畢業就不顧家人反對來到了杭州,專攻考古學。伴隨西湖的波光粼粼,他的故事也揭開序幕。

       後來他加入了考古隊,追查如東方的亞特蘭提斯那樣一個消失的朝代,掛在胸口的六角銅鈴是線索、是希望,是畢生的心血,也是他唯一的信仰──並非上帝或神佛,而是「歷史」,也同是「當下」。他處在瓶頸當中,年輕氣盛的他最終決定讓自己放鬆一兩年,遊走於全球的古文明遺跡,醉心於他內心的歸屬。一年兩年、三年四年後,他卻發覺了一個可怖的秘密--另一支人類血脈的源頭,由中國流傳而出,並且,和各大古文明都有著相似之處,和他年輕時所尋找的那個消失的朝代,有著極高的相似。最後他成名了,雖然年屆不惑,但他毅然決然的返回中國考古學界,為好奇如幼時的心找出一個解答。

       他已忘了當年那個歷史老師的面容,卻還記得那道在耳邊響起的嗓音。他感謝他,留下了火種讓另一些文字得已引燃。他走過大江南北,踏過東西無垠,他執著於年輕的夢,伴著銅鈴響動,堅毅的相信著屬於自己的信仰。他說,他是炎黃的後代,正回顧過去,並用雙手創造一個可以瞻仰的未來!

 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1.04.09

全站熱搜

培根專業寫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