禮物   作者:新竹高中三年十九班  游季庭

    她四十歲,坐在暖陽沐浴的琴房內,微笑著聆聽學生尚有些生澀的雙手在黑白鍵之間穿梭,的確,那演奏是粗糙未經琢磨的,但她彷彿能從那閃閃發亮的面龐中聽見敲響在未來的動聽旋律。

    音樂開始於她心中占據重要位置,是國小升上五年級,進入直笛團,遇見帶團的傅老師之後。

    往往,在校園內蒙上一層寂淨的午休時分,悠揚的笛聲會由音樂教室悄悄的流瀉出來,滲透進孩子們甜甜的夢土。那是老師的魔法,她以豐富的肢體和想像力引導我們創造的音樂世界。「來!同學們!這裡的感覺要夢幻一點!發揮想像力!現在我們是在一個充滿魔法的國度!」在這個艾莉絲仙境般的國度,旋律是ㄧ柄恣意粉刷的彩筆,將情感畫進現實這塊無邊際的畫布。樂曲進入甜蜜的氛圍時,老師指揮的雙手好似蹦出千百顆粉色的珍珠,輕快的在空中舞動;樂曲激動處,洶湧的浪花於手臂的一起一落間朝我們拍擊而來,充滿後浪推前浪的魄力;樂曲哀傷處,音樂就如同開放至極致然後凋零的櫻花,繽紛炫爛卻象徵著死亡的哀慟。

    傅老師像個溫柔的母親,以慈愛的音樂包容一群孩子的年幼天真。她用最單純的語言和行動,試著將她所認識的音樂真諦刻進我們的心中。有時在教室內上課過於一成不變,她便帶著全團的學生到校園的某個幽靜角落,也許是操場上能將蔚藍蒼穹盡收眼底的綠草地,或是陰涼的老榕樹下,抑或是午休時間總被人遺忘的遊樂場,孩子們手持樂器,但心情是自在閒適的,這時候不需刻意要求隊伍排列的齊整,也不需團長費神的管理秩序,雖然放鬆但並不代表鬆懈,大家隨意的或坐或站,可分部的位置絕對是層層分明的,這樣的氛圍下,老師欲將音樂送進孩子的內心便要簡單得多,她可能指揮到一半要學生們開始隨意走動,或者換個演奏的姿勢,也可能在樂段與樂段間停下手勢,指示所有人看向一朵開在豔陽下嫣紅動人的花,或停在花朵上豎直雙翅靜靜採蜜的蝴蝶。「停一下大家!你們看你們看,在那邊的鞦韆旁有一隻大白鳳蝶在飛!現在觀察牠的體態,試著以你所感受到的呈現在音樂裡,123-」一切記憶都鮮明如昨。

    四十歲的她,童年的記憶卻鮮明如昨日。她記得傅老師親切的邀請她和幾位同學,於每個星期三晚上到她家額外的上些合奏課程,且是不收費的。她那時是多麼期待每個星期三的到來阿,在學校每天中午短短的團練三十分鐘根本不夠,她渴望更多,她熱切的盼望在畢業前能多少欔些老師的音樂精髓。連她自己都沒發覺,音樂已經深深嵌進她年幼的心房,築起一片依戀的天。

    四十歲的她,童年的記憶卻鮮明如昨日。她記得傅老師親切的邀請她和幾位同學,於每個星期三晚上到她家額外的上些合奏課程,且是不收費的。她那時是多麼期待每個星期三的到來阿,在學校每天中午短短的團練三十分鐘根本不夠,她渴望更多,她熱切的盼望在畢業前能多少欔些老師的音樂精髓。連她自己都沒發覺,音樂已經深深嵌進她年幼的心房,築起一片依戀的天。

100.4.22

培根專業寫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