稿紙情,墨水心

        乳白色的底,淡紫色的線,被風吹起了右上角的邊端,有著大樹和小男孩的印花……我是一份稿紙,培根的專用紙。

        夏天的時候或許有時候會有淡藍色的軸線,冬天的時候,改版了色調,成為穩重的深藍。橫數一十二、直數十七,兩百零四個小方格,是大大小小孩子們數過了一回又一回,也不曾改變過的。

        這麼些許的格子,被分成了十二行,每個行列間隔著的是,細細一道小溝。拿來做什麼用呢?有的時候是忘了國字的孩子們在旁邊標記著注音,等著一會兒查字典備忘用;有的時候是寫得興起的同學們,一回首發覺自己漏了一段,急忙插入著填補用;更多的時候,是老師們批閱著文章,欣賞著、滿足的,大筆一揮,洋洋灑灑的為同學們錦上添花、給予喝采用的。

        每天每天,我的身上乘載著成百上千的文字。

        很喜歡看著不同的孩子們,對我訴說著一個又一個瑰麗的夢想和故事。那可能是描述著紅色屋瓦、木頭做的獨棟房子,也可能是看見樹上的一隻小小綠繡眼;認識的誰碰上了緊急的車禍,亦或是在學校又和誰誰誰打鬧了起來。年紀小的訴說著創意故事、年紀大些的描繪著生活的意象、再大一些的有了自己的想法,開始對於人們和事件,提出了不同見解……好與眾不同的想法啊!好特別豐富的人生啊!看著他們,我總不由得真心讚嘆著。

        當然我也有難過、沮喪的時候,偶爾會有這麼一、兩個孩子,不知道是太沒自信呢?還是感到太過無趣?字跡要不是像筆刷刷過天際,淡淡的不願留下一絲雲彩般的幾乎讓人看不見;就是龍飛鳳舞的揮舞著筆,若不仔細看還真分不清國字和符紙的差異;最讓我受不了的是上下左右前後,無所不在、無處可逃的髒話,這樣的孩子幾乎將他滿腔的怒火都藉由髒字釋放出來,又黑、又粗、又重,橫的、豎的、力道甚至穿透了紙張,將我的肩膀活生生鑿出一個洞來,讓人又痛又不捨。

        每當碰上這樣的時候,我都好想摟著他的肩對他說,親愛的孩子呀!我不是吃人的怪獸,你不需要恐懼我,也請不要逃避我。正正當當,將你的心打開,面對著我。你要知道,只要你願意,你的每一個字、每一句心聲,對我來說都是珍貴的寶物。

        躺在教室的一角,我總是靜靜地等。 

        嘿!又是一週的到來,親愛的孩子們,真高興又看到了你們。

 

◎本篇文章同步發表於培根106期夏季刊電子報。〈2014年5月出刊〉

 

全站熱搜

培根專業寫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